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資訊 >正文

良渚考古領隊劉斌:諸多疑團待解 考古還在繼續

2019-07-22  |  來源: 新浪收藏  
良渚文化對其他地區的影響,良渚文化怎樣傳播等,還需要不斷深入研究。
導語

良渚文化對其他地區的影響,良渚文化怎樣傳播等,還需要不斷深入研究。

【

  人物簡

  人物簡介]劉斌

 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、良渚考古遺址發掘領隊。良渚古城重要考古發現和申遺的全程參與者。

  7月16日,良渚古城遺址出土的玉器齊聚故宮“良渚與古代中國——玉器顯示的五千年文明展”。這是10天前入列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后,良渚古城遺址首次大規模文物展。

 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、良渚考古遺址發掘領隊劉斌隨文物來到北京。他告訴記者,此次展覽的動議始自5年前,經過半年多籌備策展,17家文博機構貢獻了藏品,促成此次良渚文化最全的一次文物大展。

  劉斌是良渚古城重要考古發現和申遺的全程參與者。1985年的8月,他從吉林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畢業后,被分配到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。當時浙江所并不是考古熱土,但時任系主任、后來的故宮博物院院長張忠培先生告訴他,長江下游是個獨立區域,文化面貌單純,做考古是塊好地方,可以很快熟悉入門。

  劉斌趕上了好時候,從入職第二年開始,良渚重要遺址如井噴般出土:1986年,反山遺址被發現,舉世著名的良渚大墓——反山12號墓現身,至今為止個體最大的玉琮和玉鉞出土;1987年,瑤山遺址被發現,確認11座良渚大墓與祭祀址;1987及1992~1993年通過對莫角山遺址的發掘,確認了大型宮殿基址;2007年,良渚城墻終于被找到,良渚古城重現天日。

  經歷良渚考古發展最快的30余年,劉斌認為,良渚遺址發掘最重要的經驗是考古與保護并行,這成為申遺的重要基礎。目前我們對于良渚的了解還是框架性的,對很多細節尚不了解,諸多未解之謎需要持續的考古發掘來解答。

  談良渚申遺

  最重要的經驗是做好保護

  Q:良渚古城申遺成功后,你最大的感觸是什么?

  劉斌:作為從事良渚考古30多年的考古人,我比任何人都高興。良渚是幾代考古人一點點挖出來、研究出來的文明,我知道從80年代以來我們是如何把良渚文化從幾個點到幾十個上百個點,再到整個良渚古城和水利系統逐漸找出來,并逐漸研究明白的;是怎樣把良渚文化從以陶器石器為代表的新石器時代,到以玉器和大型墓葬為代表的復雜等級社會的文明曙光時代,再到以古城和大型水利工程為代表的古王國時代,一步步尋找發現和研究出來的。

  這一切來之不易,是中國考古人堅持不懈、艱苦奮斗干出來的。良渚文化有今天的成果和認識,不僅是浙江的考古人,還有江蘇、上海以及北京的考古人一起合作。因此申遺成功后,我也特別懷念已經故去的浙江考古所牟永抗先生、上海博物館黃宣佩先生等前輩們,特別是我的老師張忠培先生,在良渚文化保護研究上給予了很大幫助和指導,并在良渚申遺中出了很多力。

  Q:作為考古遺址類的世界遺產,可以說是“挖出來”的是世界遺產,良渚申遺對于國內類似遺址的保護和申遺有什么經驗可以分享?

  劉斌:最重要的經驗就是做好保護。從1986年發掘反山遺址時,我們就考慮到保護,當地政府也很給力,每發現一個重要的遺址都進行了保護。如果沒有保護,挖完就把東西拿走,現場被毀掉、蓋房子,就不會有今天良渚這樣完整的遺存呈現出來。

  談發掘保護

  對良渚諸多細節仍缺乏了解

  Q:你參與良渚考古30多年中,最有價值的發現有哪些?

  劉斌:反山、瑤山跟良渚古城發現都是極其重要的。上世紀80年代反山和瑤山發掘,讓我們真正認識了良渚文化的內涵,包括的等級制度、信仰,也第一次在玉器中發現完整的神徽,雕得非常精細。然后到2007年良渚古城的發現,真正把良渚文化推到良渚文明層級,證明了良渚有國家產生。

  Q:良渚古城保護狀況如何?

  劉斌:近30多年來,良渚遺址考古與保護并行。1986年,反山遺址發掘時,作為考古工作者,我們就想到了保護展示。所以我們做了保護性發掘,清理完墓葬后,馬上對墓坑進行了填沙保護。認識到它的重要性后,我們積極呼吁當地政府保護,當時的余杭縣很支持,把這塊地征了,成立了文保所。

  1987年瑤山發掘后,也實行了征地和回填保護。1987年老104國道拓寬工程中,發現了大觀山果園有良渚文化遺存,所以交通部門主動改道。1991年發現匯觀山祭壇墓地,也進行了征地保護。1992年莫角山遺址核心區的沙土廣場發現后,當地印刷廠搬遷。

  隨著考古不斷深入,保護的范圍也逐漸擴大。1993年浙江文物考古所成立良渚工作站,1996年良渚遺址列入國保單位,開始實現整體保護,劃定了33.8平方公里的保護區。2002年開始啟動良渚遺址總體保護規劃,提出了以莫角山遺址為中心的兩山之間為自然地理單元,實施整體保護,得到專家們的認可,所以總規把保護范圍調整到42.4平方公里。良渚申遺成功,真正體現了考古與保護的互動。

  Q:良渚考古還在繼續,未來還有什么期待得到的成果?

  劉斌:我們現在認識對于良渚的了解還是框架性的,對很多細節不了解,包括玉礦的來源、良渚文化對于其他地區的影響、良渚文化到底怎樣傳播的等等,都還缺乏進一步了解。我們會按照考古自身的研究的方法,不斷深入去研究。

  考古也很難去設定預期的目標,良渚目前還存在很多問題待解,還有不少未解之謎,還有很多沒有做過發掘的區塊。后續我們繼續按部就班去做,要按照規律來。

  談傳播展示

  要讓人看得懂、看得心服口服

  Q:全國良渚文化玉器首次集中在故宮展出,有什么特殊意義?

  劉斌:這是良渚申遺成功以后,首次舉辦的與良渚文化有關的大展,也是歷來良渚玉器最全的一次展覽。良渚玉器在故宮展覽也有特別的意義,這個展覽最早就是故宮已故院長張忠培先生在2014年提出的。故宮是中華五千年文明象征的宮殿群,良渚是五千年文明的起點之一,這是兩個世界遺產的相遇。

  而且良渚文化與故宮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系,這次展覽中也展出了不少故宮院藏的良渚玉器,都是非常精美、水平極高的。

  Q:良渚古城申遺成功后,接下來有哪些重點工作?

  劉斌:良渚古城遺址申遺區有14平方公里,但良渚遺址國家文物保護單位范圍有100多平方公里,保護的壓力很大。

  良渚古城成為世界遺產,成為代表中華五千年文明的圣地,接下來國內外來參觀的人會越來越多,如何展示、宣傳好良渚文明,讓人看得懂,看得心服口服也很重要。良渚考古目前還在繼續,作為國家考古遺址公園,持續的考古本身也是遺址公園展示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  從良渚文化來講,不僅僅是一座良渚古城,而是分布于太湖流域長江下游的良渚王國。良渚古城與嘉興、上海、江蘇等地的其他次一級的中心怎么協調管理,許多問題需要進一步研究。

掃一掃,下載APP

掃一掃,關注微信公眾號

新浪彩票开奖结果彩